x

瘋狂老哥拿“命”換錢:10天賺2.5W 沉迷“試藥貸”“等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消金社| 2020-06-05 13:17:07| 2567人閱讀
摘要
監管加強、疫情來襲、口子收緊,種種對老哥們“不利”的因素在今年上半年碰頭。

監管加強、疫情來襲、口子收緊,種種對老哥們“不利”的因素在今年半年碰頭。

沒有口子可擼的老哥們,開始嘗試各種辦法謀求生路。

社保套現、日結兼職、網戀騙錢......甚至放下顏面,在網絡上乞討。

最近,在中介的指引下,老哥們又發現了一條生之道,也就是老哥們口中的“試藥”。

但事實上,“試藥貸”并不是一種貸款,而是通過參加醫院的試藥項目,拿到補助和利。

據了解,目前試藥市場回報豐厚,三天的試藥項目,就能輕松賺到4500元。

“這一行想試的太多了,層層篩,最后的天選之子才能住院。”一位老哥表示,試藥項目對參與試藥的人身體素質要求很高,體檢合格才能住院。

在絕境中,老哥們不惜拿身體健康作為抵押,換取一時的收入。

3天賺4500元,老哥們爭做“天選之子”

最近,在老哥們聚集的論壇和交流群中,大家都在尋找“試藥貸”的渠道,或者分享“試藥貸”的經歷。

圖片截自農社區

但事實上,所謂“試藥貸”其實并不是一種貸款,而是通過參加醫院的試藥項目,拿到補助和福利。

“準備上市的藥,最后一道臨床試藥。”中介小路告訴消金社。

像小路這種中介群體,其實還有另一個稱呼——藥頭。

據了解,一種新藥在批準生產、推向市場使用前,都必須經過動物實驗、人體實驗和臨床試驗三個過程。

其中,臨床試驗又分為三期,第一期實驗是為了觀察藥物的安全性和代謝過程,需要在健康人身上試驗;第二、三期實驗是為了觀察藥物的有效性,受試對象為病人。

試藥結束后,醫院會以“誤工費”或者“補助或者福利”等名義,向試藥人支付一筆費用。

相對于其他工作,試藥來錢更快。

根據某試藥微信公眾號公布的招募信息,消金社統計最新15條健康人試藥項目信息,發現試藥周期在3-20天,“補助和福利”3500元到7500元不等。

消金社統計

“價格是根據每個省份工資比例來算的。”小路透露,同一款藥物在一線城市和二三線城市價錢都不一樣。

補充道,還跟參加項目的周期有關,因為是“誤工費”,“一般出組一周到兩周后,就會把錢打到本人的銀行卡內。”

值得一提的是,所謂的出組,一般指的就是完成臨床試驗。

對于急需用錢的老哥們來說,試藥看起來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實際上,試藥的門檻很高,并不是所有的老哥都能順利通過體檢。所以在老哥的群體中,把順利通過體檢并入組的試藥者,夸張地稱為“天選之子”。

圖片截自試藥中介朋友圈

“年齡、身高、體重。”小路透露,年齡和BMI(身體質量指數)是首要的篩選標準,只有這兩項數據合格,才有資格接受接下來的其他體檢項目。

他接著說,篩選沒有統一的標準,要看具體的項目,“比如年齡,有的最大可以放寬到55周歲,但是有的只接受40周歲以內的。”

據了解,體檢篩選也極為嚴格,大部分項目的通過率都極低。

上海金山的一個試藥項目中介紹,篩選項目包括心電圖、胸部CT、腹部B超、T-SPOT檢測、血檢、尿檢、毒品測試,如果是女性則還會做妊娠檢查。

“有的還會做煙檢。”小路補充道。

而即便正常通過體檢,順利入組,試藥者需要承受的壓力也不小。

“每天都要采很多次血,埋留置針。”一位老哥提供的采血時間顯示,他每天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就需要采一次血,一天需要采16次。

不僅如此,雖然單次試藥的收入較為可觀,但實際上目前已經“全國聯網”,需要間隔三個月才能再次試藥。

因此,對于急用錢的老哥們,中介還會提供其他路子。

比如,捐卵。

10天賺2.5W,捐卵要發學信網截圖

在“老哥”的群體中,有相當一部分其實是女性。

雖然女性占比不高,但卻是中介眼中的“搖錢樹”。不論是從貸款下款幾率,還是從其他賺錢途徑來看,從女性身上賺到錢的幾率遠遠高于男性。

小路直言不諱,如果是女性,捐卵比試藥來錢更快。

他告訴消金社,目前捐卵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面捐,另一種是盲捐,“面捐補助2.5萬起,盲捐補助1.5萬到1.7萬。”

相對于盲捐,面捐對捐卵女性的要求更高,不僅對年齡身高有要求,而且對學歷也有要求。

“面捐需要兩張半身照,兩張全身照,還要一個自我介紹的小視頻。”小路告訴消金社,一般情況下,面捐時還需要進行視頻或線下的面試。

多年前,就曾有新聞曝光,捐卵大學生就像商品一樣,按姿色明碼標價,并供“客戶”選。

除了外貌條件外,捐卵時,學歷也是一道硬指標。

“必須提供學信網的截圖。”小路說,這也是一項必不可少的資料

而盲捐則相對比較寬松,“發資料,知道血型,也有的可能需要提前做B超,但是會給報銷。”小路告訴消金社。

不僅如此,中介們為了取得信任,相關資料中還提到,不論是盲捐還是面捐,參與者都不需要承擔交通費用及住宿等外費用。

“來例假的第一天啟動,10-12天結束,結束當天發錢。”小路常常向客戶承諾,捐卵項目周期短,拿錢快。

對于深陷貸款無上岸的女性“老哥”們來說,捐卵其實并不是陌生。

在裸貸盛行的時代,深陷債務泥潭的女生,除了曾被曝光“肉償”陪睡償債外,捐卵也是一種償債途徑。

很多女大生被“裸條催收威脅,害怕裸照被曝光的們,不惜走上捐卵的道路,選擇這種來錢快,但對身體健康傷害極大的方式來償債。

“市場上所謂的‘捐卵’是違法的,國家禁止卵子賣。”北京朝陽醫院生殖醫學中心醫生馬帥曾對人民網表示。

據了解,在2003年原衛生部修訂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中也明確規定,禁止任何組織和個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進行商業化供卵行為。

除了捐卵之外,代孕也是女性“老哥”們常被推薦的項目之一。

雖然代孕報酬相對豐厚,但周期過長。不僅如此,由于對代孕者各方面素質的要求較高,能被選中的概率微乎其微。

所以,中介們也不會將此作為重點項目推薦。

試藥成癮,或存風險隱患

“對身體沒有副作用。”幾乎所有中介都會這樣告訴試藥者。

在中介的宣傳文案中,也會強調試藥是一份“崇高”的職業。

不可否認,藥物臨床試驗是的確是一份嚴肅和崇高的科學事業。但這些年,試藥逐漸開始變了味道,職業試藥人及試藥中介的出現,讓試藥開始變成一種“商業行為”。

為了順利通過體檢,很多中介會對試藥者進行一定的“指導”。

一位偏瘦的試藥者分享,其在體檢時就被提醒,可以放一些鐵塊或者充電寶等在身上。

江蘇地區都是不聯網,出組一個月接著干。”一位老哥在論壇里透露。

在中介的朋友圈中,有些招募信息也會特別標注“不聯網”。

“聯網三個月只能參加一次。”小路告訴消金社,醫院通常會規定,試藥時間要間隔三個月以上。

據了解,正常人服用藥物后,會在一定時間內代謝出去。因此這項規定,一方面是為了證藥物臨床試驗的科學性與準確性,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證試藥人的身體健康。

而中介朋友圈中所謂的“不聯網”的項目,就是無法在全國聯網的數據庫查詢到試藥者信息,方便試藥人在短時間內參加多個試藥項目。

這種不聯網的項目,最受老哥們青睞。

雖然,所有的藥物在進行臨床試驗前,都會有相應倫理委員進行審批,醫院、藥廠以及倫理委員必須高度對試藥者負責。

但試藥仍然是風險較大的一門職業,尤其是對于這些急需用錢,短時間內多次試藥的老哥們來說更是如此。

試藥后出現后遺癥,甚至死亡的案例并不是沒有,而女性在被不正當取卵后,也會存在不孕等風險。

“走投無路了。”這是試藥的老哥們最常說的一句話,其實他們并不是不知道,短時間內多次參與不聯網試藥項目,其實是在“拿命”換錢。

但即便如此,許多參與過試藥項目的老哥們根本無法“見好就收”。

“試藥就跟吸毒一樣,除自控力強,否則是戒不掉的。”一位老哥無奈地說道。

過了幾年依賴擼口子生活的日子,老哥們早已習慣“賺快錢”,而試藥就是這樣的一種途徑。

有過一次試藥經歷的老哥,通常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試藥、捐卵、代孕,甚至還有老哥通過用自己的身體運輸“毒品”來賺“快錢”。

曾經被網貸拉下水的老哥們,似乎又在滑向另一個更可怕的深淵。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30选五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