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利率超36%屬非法放貸:可能僅50家機構能存活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一本財經| 2019-10-22 19:34:48| 4045人閱讀
摘要
“法規太過嚴厲,或許會讓真正有借款需求的人,增加借款成本。”

2017年12月,金融監管對現金貸領域劃了道年化利率36%的線,從此,行業一分為二。

正規金融機構往36%利率轉,而超過這個利率的金融機構,開始沉入地下。

正規機構,由金融部門監管;而地下部分,由公安部門打擊。

直到2019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通知(以下簡稱《意見》),給了行業最終定性。

《意見》被行業內稱為最嚴法規,它將讓整個行業產生怎樣的變局?

01法規出臺

首先,《意見》明確定義了放貸的認定標準和處罰依據。

“非法放”,被界定為單次實際年利率超過36%。逾期費、違約金、砍頭息等以往繞利率的費用,都會被計入。

根據《意見》,違反國家規定,未經監管部門批準,或者超越經營范圍,以營利為目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擾亂金融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均參照刑法定罪處罰。

罪名,則是非法經營罪。

其次,《意見》根據放貸主體(個人或單位)、放貸金放貸人數、違法所得金額等,界定了非法放貸“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兩種情況。

其中,如果有多名借款人以及其近親戚自殺、死亡或精神失常,就屬于“情節特別嚴重”。

第三,《意見》還規定,在有組織地非法放貸的同時,如放貸主體符合黑惡勢力認定標準,“應當分別按照黑社會性質組織或者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偵查、起訴、審判”。

《意見》的施行時間,是2019年10月21日。(點擊閱讀原文,可獲取《意見》全文)

上海瀛東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冉晉表示,《意見》明確界定了什么是“非法放貸”,“標準確定后,歷史有爭議的東西,生存空間就更小了”。

他表示,非法經營罪在刑法中早已有之,但企業長期放貸是否構成非法經營罪,此前并無明確標準。

在以前,民間借貸和經營性放貸也界限不清。“比如我一年放了十筆、二十筆,這算不算經營性放貸?沒人說得上來。”

因此,在開展金融創新業務時,就有人打擦邊球。

他認為,《意見》的出臺,對從事正規合法P2P業務的平臺,不會產生直接影響

“但對于從事非法現金貸業務的人,《意見》等于在他的頭上直接加了一把刀。以前對他們,是通過尋釁滋事等罪名來定罪的,現在可以直接用非法經營罪定罪。”

他認為,《意見》也會對大數據公司產生一定影響。

“文件出臺后,金融行業會更加強調合規性。銀行信托機構,會更嚴格地評估與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

02行業震蕩

法規一出,震蕩最激烈的,就是地下超利貸的江湖。

十一之后,地下超利貸復蘇,上百家平臺又開始活動。

“昨天監管文件一出,大部分平臺都緊急下線。”某放貸平臺負責人張則桉透露,他們不再放款,員工也放假了。

至于未來,大部分老板都憂心忡忡,覺得再無機會。

但還有少部分人抱著僥幸心理,準備再觀望一下市場。

除了地下現金貸,《意見》對行業無牌放貸機構來說,也不是一個好消息。

一些貸超類流量平臺,已開始全面收縮。

有的平臺以前一天會上架20到30個貸款產品,“今天只剩下十幾個,甚至個位數”,業內人士李珊稱。

“沒有牌照的放貸機構,都踩了剎車。”一位業內人士稱,盡管法規劃出了36%的紅線,他們家也符合監管要求,但對于非持牌機構來說,這次行業波動巨大,所以選擇觀望加審慎的態度。

“行業逾期會一下暴漲,金融機構都會受到影響。”他認為,短期內,行業可能會產生逾期潮。

某非持牌機構負責人坦言,“昨天的文件,真的看得我打哆嗦”。

“今天上午,我們緊急召開了會議。”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創始人稱,會議主題就是:“下架產品,合規規劃,再等下一步法規。”

“接下來,很多機構都會裁員降薪。”多位從業者坦言。

無牌經營、在紅線周邊游走的公司,目前都處于停滯觀望的階段,一邊往合規方向整改,一邊觀望下一步政策。

催收行業,受到的打擊也是巨大的。

《意見》指出,“造成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嚴重后果的”,都將入罪。

“這就意味著,催收稍不謹慎,就要被定罪。”一位催收公司的創始人認為,以后催收都是高危職業,一出事,“基本要吃牢飯”。

很多催收機構已開始清理無牌甲方的有風業務。多位從業者坦言,昨天的文件必然加劇催收行業洗牌速度。

目前,在整個線上貸款行業,絕大多數公司都在考慮轉型或者退出,“現在行業的現狀,就是利潤下降,風控難度上升,貸后無解”。

03未來如何?

多位從業者預判,行業基本會處于歸零狀態,“我們已看到了行業的盡頭”。

“未來,行業將只剩下持牌系和一些頭部的金融科技公司。”一家頭部金融科技公司的創始人判斷,現在持牌系只有27家,再加上頭部的金融科技公司,“行業頂多能存活50來家公司”。

而大數據和風控公司,在這輪“爬蟲風波”之后,已基本陷入停滯狀態。

“未來,行業也不需要太多的第三方數據和風控服務商,頂多三四家就足夠了。”該創始人稱,行業從一個萬億市場,變成了一個千億市場。

但對于持牌系來說,這卻是一個利好消息

“以前,這個行業是劣幣驅逐良幣,現在終于變成良幣驅逐劣幣了。”一家持牌系的負責人稱,以前違規業務反而更賺錢,他們心理也不平衡。

對于場景分期來說,這也是一個利好。

以前場景分期的玩家,大多是利率合規的,對于他們來說,法規并不會帶來負面影響。

“服務于消費場景消費金融會逐步成為主流,高利現金貸和過資金的助貸平臺都不會長久。”好美意平臺創始人史建偉稱。

法規對于合規平臺、合規業務來說,都是利好,也將促進它們的發展,行業走向了溯本清源。

一位線上仲裁從業人員認為,消費金融市場還是巨大的,流失的市場,最終還是要回歸銀行和持牌系。

盈科律師事務所全球合伙人郭韌律師認為,消費金融公司、小貸等牌照會更吃香,銀行的消金業務將會有更大市場。

行業的未來,將只能容下少量的合規玩家,這個行業的草莽時代,徹底結束了。

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律師魏廣林稱,《意見》的出臺對整肅混亂的借貸市場、維護健康的借貸環境,有積極作用。

“長期以來非法借貸屢禁不止的一個原因,是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才不得不飲鴆止渴。”魏廣林認為,對民間借貸的規范也不能矯枉過正,要讓民營企業融資渠道暢通,才能從根本上遏制非法借貸的滋生。

一名司法人士也有同樣的觀點:“法規太過嚴厲,或許會讓真正有借款需求的人,借款成本。”

金融科技和現金貸三年滿地黃金的草莽時代,就此結束。

監管靴子的落地,震醒了所有利欲熏心的野蠻玩家。

金融還是屬于金融,科技還是回歸科技。

一切回到了一個新的起點。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本文為一本經和騰訊財經聯合出品的系列報道之一,旨在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為讀者呈現最具行業深度的內容。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一本財經,新金融領域第一深度新媒體。 專注新金融領域的調查、深度、原創、獨家報道,以及商業案例解析。我們不生產碎片化新聞,只出品深度而專業的報道。
                文章總數224
                查看全部 >
                騙租產業興起:租手機后再轉賣 一家平臺損失近千萬
                互金異業轉型 電商、游戲、保險哪條路走得通?
                做電商、游戲、保險甚至搞風水 金融科技轉型大戰剛剛開始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30选五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