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多家公司連夜調整放貸利率!“兩高兩部”新規影響遠超315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消金界| 2019-10-22 17:31:19| 5298人閱讀
摘要
“有幾家頭部互金企業,昨晚連夜開會,暫停放貸業務。”一位接近頭部互金平臺的業內人士這樣說道。

“有幾家頭部互金企業,昨晚連夜開會,暫停放貸業務。”一位接近頭部互金平臺的業內人士這樣說道。

就連拍拍貸你我貸微貸網這樣的上市公司,都加緊連夜調整放貸利率和規模。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和只是暫停、調整業務的頭部互金平臺不同的是,大量中尾部現金貸貸超,皆因滿足不了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所10月21日印發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里的要求,要么出海、要么永久關停業務。還有一批人在遲疑不定,變化來得快,一時確定不了方向。

在這場號稱“比315影響更加深遠”的事件里,互金從業者再一次躁動起來。

1、大平臺連夜調整業務

“51這種市公司都出問題,兩高兩部又發文,這個可是比315影響還大的事件,每家公司都特別在乎。”某頭部互金企業負責人李陽說道。

畢竟是由兩高兩部這種國家機關親自發文,和地方政府、金融辦發文是完全不同的性質,一定會濺起很大水花,影響一撥人。

“意見”中明確寫道,2019年10月21日起正式施行,也就是說10月21日為最終整改日期,所以很多平臺連夜加班調整、或者直接暫停產品。

這些平臺調整的主要方向就是產品利率

“一般來說,每家公司都是有很多條產品線的,但主營產品線,其年化利率基本大多超過36%,所以他們應該主要調整這條產品線的利率。”李陽表示。

有些企業壓低利率,有些干脆暫停了主營業務線,停止對外放款,要么也僅僅針對老客放款。據李陽透露,總體來說每家業務量幾乎砍掉了一半。

據一位借款人透露,下載借款APP后,仍舊可以完成正常的注冊、信息填寫,但到下款這一步,頁面會長時間顯示“在等”中。

頁面入口還在,但是沒有風控、下不了款了。

形勢越來越嚴峻的情況下,多家頭部互金平臺考慮轉型。

除了最為熱門的助貸外,他們還有的申請或者參股互聯網小貸消費金融公司或者商業銀行,成為持牌機構,然后開展消費金融小微企業貸業務;

還有的一部分選擇為金融機構提供金融科技服務,如提供消費金融系統,智能語音機器人、風控模型、輿情監控等。

但消金、銀行牌照難以獲取,消費金融公司或者銀行對股東也有著很高的要求;要走輸出金融科技服務這一路線,當前中小平臺的技術實力并不高,而且技術應用的效果不佳。如智能語音機器人只能用于還款提醒,逾期超過一個星期的客戶催收效果不理想。

是繼續堅守還是謀求轉型,這些頭部互金平臺需要盡快做出決定。

2、小平臺忙轉型

“意見”出爐后,頭部互金企業至少還有出路,中尾部小型現金企業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

他們中的大多數都關停了業務,謀求轉型。

“和我們合作的兩家貸超都停止獲客了,理由是他們合作的小額貸款停止了自家業務。”一位三方引流人員說道。

畢竟“意見”最為直接的打擊對象,就是民間借貸行為。

“意見”盡管表示,實際年化利率在36%這個杠桿以內的民間放貸行為均會被認定為合法,但實際年利率等于合同利率疊加各種費用(包括介紹費、咨詢費、管理費、逾期利息、違約金、砍頭息等),所有費用疊加在一起,年化利率要證在36%以內的平臺并不多。

“那些想要繼續從事非法放貸業務的人員,應當清醒地認識到,套利空間殆盡,不要做無謂的掙扎。”知名律師肖颯撰稿表示。

“根本沒有盈利空間,民間借貸已死。”一位業內人士下的結論更加直白。

除了受“意見”影響,很多企圖借著“非法放貸”之名,擼最后一批口子老賴,也是加速這些小型現金貸關停產品的原因之一。

各種等著薅羊毛借錢不還的人,瘋狂打探誰家還有口子可以擼。

“現在放出去,也基本都是收不回來的壞賬。”上述業內人士說道。

內憂外患下,這些小貸從業者只好擇停止業務。

有人選擇轉型電商、有人選擇出海,還有一批人,仍舊在互金這條線上堅守,這一次,他們抱起了巨頭的大腿。

互金產業鏈中,有些頭部三方導流企業,開發出了一種叫做“搶單”的業務模式。

他們從各個渠道取流C端流量后,對每個用戶打標簽、并初步評定其資質,信貸經理入駐自行選合適的用戶。

“我們就是給這些頭部互金企業的搶單業務,導流C端流量。”一位曾經的貸超從業者說道。

3、牌照生意興起

“意見”出爐后,現金貸、或者說放貸行業再也不是阿貓阿狗都能進入的低門檻行業了。具體來說,這一門檻就是牌照。

消金界發現,這兩天朋友圈多了很多牌照生意,但動輒上千萬、上億元的網絡小貸牌照,讓多數草根放貸者望而卻步。

就算資質稍差一些的小貸牌照,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價格,也要在1000萬元以上,三四線的小貸牌照,同樣需要花費上百萬元。

更何況,小貸牌照持有者要求屬地化經營,對于借助互聯網、將放寬范圍擴大至全國的放貸者來說,意義不大。

還有些已經具備互聯網小貸牌照的從業者,做起了牌照掛靠生意。

“監管把利率這么死,拿著牌照有什么用,反正也賺不到錢,還不如用這塊牌照掙點錢。”幾乎在“意見”發出的同一時刻,有人發了這條朋友圈。

金融行業回歸監管,從業者首先需要強大的資本,甚至背景資源,才能獲取牌照,做大規模,用規模優勢換取利潤。這顯然是大公司才能玩得轉的,那些草根只能紛紛退出轉型。潮起潮落,金融行業的創業拐點已至,又會演繹出怎樣的故事呢?我們拭目以待。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30选五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