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互金終點 持牌永生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讀懂新金融| 2019-10-22 16:44:44| 2525人閱讀
摘要
10月21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下文簡稱《意見》)的通知。

10月21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下文簡稱《意見》)的通知。(文末附全文)

《意見》360度地對機構、個人放貸業務進行了規范,真正地從“天靈蓋”穿透至“腳后跟”,無論是機構還是個人,無論資金來源于個人還是機構,無論身披財富管理助貸或是其他什么馬甲,只要放貸時沒有放資質,都是違法。

理財持牌、支付持牌的基本規則早已明確,《意見》的下發意味著放貸持牌的格局已定,再無擦邊球可打。

至此,互聯網金融基于銀行存、貸、匯業務展開的創新、沖動,終于要落下帷幕,最終將以極少企業持牌上岸的形式完結。可以預見的是網絡小貸金融牌照甚至商業保理融資租賃等類金融牌照或將迎來一波收購的小高潮。

多年后我們回想互聯網金融的命運走向,應該會將它總結為八個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建造在沼澤地的房子,再怎么堅固,再怎么華麗,也是一定會陷落的。

未來,可能只有金融機構和科技公司,不會再有金融科技公司,因為還在做金融科技的都是持牌金融機構。

1、隱憂還是過慮?

家庭債務問題,是互聯網金融行業關注的重點,因為這是互聯網金融從業的基礎。

10月17日,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螞蟻金服集團研究院聯合發布《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專題——中國居民杠桿率和家庭消費信貸問題研究》報告。該報告指出:中國家庭負債有三大認識誤區,其中最大的誤區就是消費信貸的占比過高。

2018年上海財經大學另一則報告給出了一個截然相反的結論:家庭債務問題其實已經常嚴重,逼近家庭部門能承受的極限,對消費已形成擠出效應,致使消費速連續7年下滑、企業經營活力下降并被動加杠桿,嚴重拖累了結構性去杠桿的進程和經濟發展。

兩則報告討論的核心都是家庭消費,結論完全相反,哪個更科學、更貼近事實?筆者沒有能力去辨別,但有一點現象是所有人都感同身受的:近幾年,身邊的各種名義的貸款越來越多了,身邊朋友的負債也越來越多了,各個持牌的、非持牌的機構甚至個人都在瘋狂的給金融消費者授信。

一位友人曾戲稱“我計算過,如果我愿意,可以輕松擼出來百萬元規模的貸款,而這些貸款多數都不上征信”。當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網貸還沒有入征信,市場上各類貸款也沒有進入如今的蕭條期。

但試想一下,如果他真的貸款百萬元,是否有足夠的能力還貸呢?要知道這種不計入征信的貸款利率最少的也要在24%左右,那種714高炮的利息就更不必說了,值得幸慶的是這位友人是一個很理性的人,他的戲稱也只局限于茶余飯后的閑聊之中。

但,有多少人是不理性甚至是僥幸的?這些人瘋狂貸款之后會給自己造成什么樣后果?這些風又是否會流入到持牌機構之中?

2、沼澤地上的房子

不得不說,近十幾年我國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確很迅猛,迅猛到什么程度呢?在政策法規不健全、金融基礎設施不完善、資產質量差、用戶金融意識低在這種如沼澤地般艱難的環境下,不但能夠生存,還有大批企業成功上市。

征信是持牌金融機構最基本的配套設施,但是互聯網金融沒有,在網貸進入征信之前,各種各樣的爬蟲數據和催收形式成了征信缺口的補充

用戶生產經營產生的收入是第一還款來源,傳統金融機構的風控很大一部分精力是要證實第一還款來源的真實、準確;而互聯網金融機構沒有這個能力,那么干脆把金降低到幾千元甚至幾百元,直接不判斷,有勞動能力的人都還得起,實在不行就叫他們去借新還舊。

放貸規模是金融機構盈利能力的核心標準,互聯網金融放貸規模小,那干脆將高額低息變為低額高息。

但是,這些又怎么能夠持續呢?2017年12月至今的現金貸整治,由淺入深:從單一的禁止到對放貸端、貸后催收端、數據供應端中違法違規行為的多維度打擊。另一位友人戲稱:現在監獄里的人都可以建立起很多個放貸鏈條了,換言之:曾經在灰色地帶的所有玩法都被打破,都被定性為黑,而《意見》是對所有放貸業務的最終定性。

但是,在經濟下行和掃黑除惡的大潮下,沼澤地中的泥濘顯現了出來。

當銀、、證全面互聯網化之后,金融消費者的群體數量井噴,金融機構也樂于從嫌貧愛富的“過去時”轉變爭奪用戶資源的“現在進行時”,互聯網金融的時代終于是要過去了

記得騰訊科技寫過一篇爆文《互金十年,九死一生》,如今來看,一生真的是一生,死的不是九個,而是九十九個。

附: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廳(局)、司法廳(局),解放軍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

為依法懲治非法放貸犯罪活動,切實維護國家金融市場秩序與社會和諧穩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貸誘發涉黑涉惡以及其他違法犯罪活動,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制定了《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請認真貫徹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2019年7月23日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為依法懲治非法放貸犯罪活動,切實維護國家金融市場秩序與社會和諧穩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貸誘發涉黑涉惡以及其他違法犯罪活動,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根據刑法、刑事訴訟法及有關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的規定,現對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提出如下意見:

一、違反國家規定,未經監管部門批準,或者超越經營范圍,以營利為目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擾亂金融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前款規定中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是指2年內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單位和個人)以借款或其他名義出借資金10次以上。

貸款到期后延長還款期限的,發放貸款次數按照1次計算。

二、以超過36%的實際年利率實施符合本意見第一條規定的非法放貸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情節嚴重”,但單次非法放貸行為實際年利率未超過36%的,定罪量刑時不得計入:

(一)個人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20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1000萬元以上的;

(二)個人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80萬元以上的,單位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400萬元以上的;

(三)個人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50人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150人以上的;

(四)造成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嚴重后果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一)個人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100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5000萬元以上的;

(二)個人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400萬元以上的,單位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2000萬元以上的;

(三)個人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250人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750人以上的;

(四)造成多名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特別嚴重后果的。

三、非法放貸數額、違法所得數額、非法放貸對象數量接近本意見第二條規定的“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數額、數量起點標準,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分別認定為“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

(一)2年內因實施非法放貸行為受過行政處罰2次以上的;

(二)以超過72%的實際年利率實施非法放貸行為10次以上的。

前款規定中的“接近”,一般應當掌握在相應數額、數量標準的80%以上。

四、僅向親友、單位內部人員等特定對象出借資金,不得適用本意見第一條的規定定罪處罰。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定罪量刑時應當與向不特定對象非法放貸的行為一并處理:

(一)通過親友、單位內部人員等特定對象向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

(二)以發放貸款為目的,將社會人員吸收為單位內部人員,并向其發放貸款的;

(三)向社會公開宣傳,同時向不特定多人和親友、單位內部人員等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

五、非法放貸數額應當以實際出借給借款人的本金金額認定。非法放貸行為人以介紹費、咨詢費、管理費、逾期利息、違約金等名義和以從本金中預先扣除等方式收取利息的,相關數額在計算實際年利率時均應計入。

非法放貸行為人實際收取的除本金之外的全部物,均應計入違法所得。

非法放貸行為未經處理的,非法放貸次數和數額、違法所得數額、非法放貸對象數量等應當累計計算。

六、為從事非法放貸活動,實施擅自設立金融機構、套取金融機構資金高利轉貸、騙取貸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擇一重罪處罰。

為強行索要因非法放貸而產生的債務,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故意毀壞財物、尋釁滋事等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數罪并罰。

糾集、指使、雇傭他人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強行索要債務,尚不單獨構成犯罪,但實施非法放貸行為已構成非法經營罪的,應當按照非法經營罪的規定酌情從重處罰。

以上規定的情形,刑法、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

七、有組織地非法放貸,同時又有其他違法犯罪活動,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或者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認定標準的,應當分別按照黑社會性質組織或者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偵查、起訴、審判。

黑惡勢力非法放貸的,據以認定“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非法放貸數額、違法所得數額、非法放貸對象數量起點標準,可以分別按照本意見第二條規定中相應數額、數量標準的50%確定;同時具有本意見第三條第一款規定情形的,可以分別按照相應數額、數量標準的40%確定。

八、本意見自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對于本意見施行前發生的非法放貸行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準確理解和適用刑法中“國家規定”的有關問題的通知》(法發〔2011〕155號)的規定辦理。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30选五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