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拍拍貸的終極風控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消金社| 2019-10-18 11:54:30| 9144人閱讀
摘要
拍拍貸的風控系統叫“魔鏡”,在童話故事里,魔鏡總是掌握著真相,邪乎得很。老飄偏不信邪。

拍拍貸那幫人真的很勤奮很敬業,特別是風控和法務那是真的厲害。人家能做這么大,不是沒有道理的。”回顧與拍拍貸打交道的點點滴滴,哪怕早已經站到了拍拍貸的對立面,甚至即將與其對簿公堂,老飄也還是忍不住由衷地感慨。

老飄是西部某省一家網貸平臺的老板,是拍拍貸的同行。很早以前,老飄對拍拍貸的評價并不高,對其風控模式和風控能力尤其不感冒。經常關注網貸行業資訊的老飄,偶爾看到有人將拍拍貸的“魔鏡”智能風控系統戲稱為“智障風控系統”,也會撇嘴輕笑。

而與拍拍貸打過一番交道后,老飄才發現,對比拍拍貸在風控方面的專業程度,自己才是那個“智障”。

一、合作

2018年4月底,老飄突然接到一個來自上海的電話,對方表示想和他談談平臺收購事宜,但當老飄詢問對方身份時,對方只是表示“代表一家上市平臺”,并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

當時P2P網貸行業里并購合作很常見,而作為一家區域性車貸平臺的老板,老飄時不時也會接到類似的合作邀約電話。但老飄根據那些人提出的交易條件來分析,那些人多半都是“空手套白狼”的騙子,用平臺募集的資金來平臺,賺到錢以后一跑了之,原來的老板則成了背鍋俠。因此,這個來電也被老飄當作騙子一笑置之。

過了幾天,這個“騙子”又給老飄去電,表示想約著聊聊,老飄便安排平臺的運營負責人與其對接。隨后的接觸中,老飄一方感覺到對方對平臺線下業務感興趣,但似乎并未感受到對方的誠意,于是便沒有放在心

大概過了一個月,兩位不速之客到訪老飄公司,交換名片后,老飄才發現對方一位是拍拍貸總裁胡宏輝,另一位是拍拍貸政府事務部負責人劉閱翰,拍拍貸官網查詢披露信息發現胡也是股東之后,這才初步打消了對方是騙子的疑慮。

作為我國第一家P2P網貸平臺,2017年11月10日,拍拍貸成功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目前注冊用戶逾1億,累計成交也突破了1700億,是名副其實的行業頭部平臺。

相比拍拍貸,老飄所經營的平臺則十分迷你,自2014年8月上線運營以來,雖然憑借車貸本身的標準化和穩健運營,在當地也算小有名氣,但是平臺累計成交額一直未能突破2億。而在行業洗牌加劇,備案成本走高且前景并不明朗的背景下,中小網貸平臺“賣身”大平臺,算得上是一條不錯的出路。

但也正是因為備案前景并不明朗,老飄才越加猜不透,拍拍貸為什么要花費真金白銀收購一家無論是規模還是業務模式都沒有太大亮點的小平臺。在后面的溝通中,在老飄堅持下,拍拍貸方面總算才透露了只言片語,讓老飄恍然大悟。

據透露,老飄所在省會城市正在建設區域金融中心城市,加大了對金融類知名企業的招商引資力度,而拍拍貸則是比較重要的招引目標企業。當然,直接遷移總部的難度比較大,雙總部或多總部倒是更有可行性。而具體的落地方式,則是拍拍貸在本省收購一家大體上符合備案要求的“殼平臺”作為拍拍貸第二總部的運營主體,并共同推動其獲得網貸備案

基于這樣的交易背景,老飄對收購方放一萬個心。事實上,拍拍貸在本地有多個備標的,并且老飄通過本地圈子獲悉,拍拍貸已經與多個平臺有過實質性的接觸和談判。于是,老飄的熱情被調動起來,對于此事的態度變得更加積極,甚至迫切。

拍拍貸方面也希望能盡快落實備案事宜,遲恐生變。于是雙方一拍即合,立即開始推動合作進程。在談好價格并在簽訂了《密協議》后,隨后拍拍貸便派了法務和務工作人員進駐老飄的平臺進行盡職調查,調查結束后,拍拍貸方面表示“問題不大”,達成收購意向。

拍拍貸方面提出的收購條件是,目標公司于基準日負債、應收賬款、應付賬款及對外擔保總金額皆為0萬元,轉讓方及其關聯公司對目標公司的股東借款/往來款0萬元。換言之,老飄將平臺的存量規模壓降為0。而收購價格方面,經過多次溝通談判,雙方一致同意以1600萬元成交。

股份轉讓協議電子版截圖

雖然意向已達成,甚至已經敲定了絕大多數的主要合同條款,但由于一直沒去過拍拍貸總部,老飄心中還是有點忐忑。于是,他隨后還是特意去了一趟拍拍貸的上海總部,再次見到了拍拍貸總裁、行政事務總監、法務等人,心中的那塊石頭才算落了地。從上海回來后,老飄便開始準備簽約,整理合同、打印、簽字蓋章然后快遞寄出,但卻一直沒有等到那份蓋有拍拍貸公章的收購合同。

2018年7月,唐小僧投之家等平臺接連爆雷,引爆了網貸發展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潮,行業人心惶惶。同時,投之家爆雷后,“盧家幫”等資本騙局相繼曝光,網貸平臺之間的收購合作也變得謹慎起來。

因此,老飄的平臺與拍拍貸第一次簽約便就此作罷,不了了之。

二、風控

到了8月,網貸雷潮風聲漸小,雙方合作又再次重啟。

出于風控的考慮,拍拍提出要進行第二次盡職調查,需對老飄平臺的所有資產進行再次核查。

核查完成后,拍拍貸方面提出將收購價格縮減為1000萬元。而拍拍方面也展現出了合作的誠意,并主動提出在簽約后即向老飄支付300萬元的首期款,作為清退資產過程中的流動性支持。因為在審計后,拍拍貸方面預估,老飄在清退過程中將面臨約300萬元的流動性缺口。

為了盡快實現“上岸”,也看在300萬元首期款的誠意的份上,老飄忍痛接受了“砍價”。

更具體的操作安排是,雙方各持有一個U盾,共同控制和管理賬戶,由老飄制單,拍拍貸方面審核。如果平臺出現流動性風險需要動用資金時,老飄需要通過郵件向拍拍貸方面申請,由拍拍貸方面回復郵件予以確認,從流程上保障專款專用。

雙方進一步約定,交割過渡期間的維持人員成本,以及為取得備案而產生的必要費用由拍拍貸方面承擔。

收購合作總體進展順利,雙方約定于2018年8月31日在拍拍貸上海總部辦公室正式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但簽約的細節卻讓老飄很是意外

雙方關于合同的郵件溝通截圖

首先是簽約主體并拍拍貸(上海拍拍貸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而是上海錚言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上海錚言”)。雖然上海錚言與拍拍貸并無直接的股權關系,但其法人代表是顧少豐(現已變更為蔣曄峻),即拍拍貸的大股東實控人。種種跡象表明,上海錚言是一家屬于拍拍貸高管團隊的對外投資持股平臺。

拍拍貸方面稱,拍拍貸是P2P平臺,也是上市公司,對外投資屬于重大事項,需要及時對外披露,但因為種種原因,暫時還不便對外披露此次收購的相關事宜。此外,如果與拍拍貸直接簽約,其流程會比較長,會影響合作進度,甚至會有不必要的麻煩。老飄接受了這一說法。

同時,先期約定的300萬元“定金”,拍拍貸應法務部門的要求,只能以“過橋貸款”的形式支付給老飄,不會體現在股權轉讓協議里,而是另行簽署一份“過橋貸款協議”。

拍拍貸方面解釋稱,這只是一種風控手段。因為協議中約定了可沖抵股權款,雖然合同約定了利息,但只要不使用,也不會產生利息。老飄認為,這份協議的實質是股權轉讓協議的“從合同”,只要“主合同”股權轉讓協議成立,這筆資金在名義上到底是借款還是股權款就不重要了。猶豫片刻后,老飄也接受了。

最后,合同簽署完成后,拍拍貸方面表示,為了避免合同曝光對拍拍貸造成影響,也為了避免老飄以此作為信用背書大肆宣傳,需要將全部合同原件交由拍拍貸保管。老飄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還頻頻點頭,明白,理解,應該的,風控需要嘛。

回想起簽約當天的情形,老飄對消金社表示,事實上,他當時已經放松了警惕,完全沉浸于“上線四年的網貸小平臺,在行業艱難時期順利‘賣身’上市平臺,即將手握千萬資金,成功上岸”的喜悅之中,成了個被沖昏頭腦的“智障”。

三、有變

股權協議簽訂后,老飄開始清理平臺的存量業務,一方面暫停發布新標,一方面加快借款的回款,降待收,做好股權交割的準備。

與此同時,老飄也著手協助拍拍貸進行各種網貸監管備案準備工作。包括國家信息安全等級保護三級認證、會計師事務所的專項審計和律師事務所的檢查調研等。

“經過選、溝通,敲定了負責等保三級、會所、律所業務的三家公司。9月,第一次付款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問題,按照雙方約定,這些費用需拍拍直接支付給對方公司或支付給我們,再由我們代為支付。”老飄向消金社講述道,“當時拍拍貸方面表示,他們公司財務審核流程比較長,這些費用可直接從先前已打款的300萬資金中支出,這樣最方便也最省事。”

因此,這筆費用的流程,實際上是老飄方面提交費用明細及郵件說明,拍拍貸方面審核后,再由雙方共同操作(老飄制單,拍拍審核)完成打款。而在第一次進行這樣支付之后,后續費用的支出均采用了這種模式。

老飄表示,目前從300萬資金中累計支出的費用已有約150萬,其中最大的一筆是70萬的銀行存管上線費用。“我們平臺之前有合作的存管銀行,但該銀行并不在存管銀行的‘白名單’之列,因此需要進行替換。所以我們和新網銀行進行了接觸,并成功上線了符合監管備案要求的存管系統。”

據老飄分析,之所以能與新網銀行達成合作,拍拍貸發揮了關鍵作用。老飄的平臺很早就與新網銀行有過接觸,但因為不符合新網銀行的股東背景等硬性要求而未能達成合作。拍拍貸與新網銀行一直有比較愉快的合作,所以在拍拍貸的加持下,加上對招商引資項目的“備案”預期,才促使新網銀行放下了身段,降低了合作門檻。

截至2018年底,老飄的網貸平臺待收金額已經由之前的7000多萬降至了1000萬以內,與此同時,包括等保三級,會所、律所檢查等工作陸續完成,而到了2019年2月底,平臺新網銀行存管系統也順利上線。

老飄表示:“股權轉讓合同簽署后,買賣交易達成,事實上,平臺備案與否已經與我們沒有太大關系。這就像拍拍貸劉總說的,買定離手,愿賭服輸。我們一開始實質上是放棄了備案,我們所做的都是為了協助拍拍貸而推進平臺的備案進程,讓平臺更加合規而已。合同中也有約定,公司日常運營開銷及備案產生的必要開支均由拍拍貸承擔。”

老飄發給拍拍貸的費用確認郵件截圖

在股權轉讓合同中約定的第一次交割日期達到后,老飄就開始提醒拍拍貸進行工商變更等交割手續,但拍拍貸方總是以金融辦領導未給確切答復為由,讓再等等,然后事情就這么一直拖著。

其間,老飄多次提出要拿到雙方簽字蓋章的合同原件,但拍拍貸方面以合同還要提交工商部門和金融監管部門審核為由一直壓著不給。拍拍貸方面表示,胡總的公司做的這么大,不是“那樣的人”,讓老飄放心。

2019年元旦節前夕,行業中排名靠前的網貸平臺宜貸網突然宣布清盤,引發行業動蕩。由于宜貸網在老飄平臺經營所在地有不少業務,此事也引起了當地金融監管部門的重視,老飄為此還收到了監管下發的關于“嚴防引入性風”的通知。

三個月后的2019年3月28日,公認的頭部網貸平臺團貸網暴雷,再次震動了整個網貸行業。

大平臺的接連暴雷,讓老飄開始有一些不的預感,擔心這可能會影響到他和拍拍貸之間的收購合作。眼看300萬的資金越花越少,而拍拍貸方面卻一直不來辦理交割手續,老飄內心愈發焦灼。

老飄這邊催得越緊,拍拍貸那邊卻越是“淡定”,事情就這么一直拖著。

四、糾紛

很不幸,老飄的預感是對的。后來,老飄從劉閱翰口中得知,因為政策原因,P2P平臺的股權已全部凍結,而此前因招商引資而許諾的“綠色通道”也不再走得通,無法完成交割。換言之,雙方因不可抗力導致無法繼續履行協議,根據約定,雙方免責。

但300萬元先期款的歸屬,就成了雙方爭議的焦點。拍拍貸方面認為,300萬元是過橋借款,應當返還,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時的老飄才明白了這份“過橋借款協議”的真正意義!

但老飄近期收到了拍拍貸方發來的仲裁申請和催收函,要求返還300萬本金、利息,并支付律師費以及仲裁費。這些文件,徹底激怒了老飄。

“導致雙方不能合作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拍拍貸方的拖延造成的。即便是推到政策的頭上,我也認可,雙方免責。但300萬資金中花掉的錢,也是依據合同并經對方審核同意后再使用的,現在這樣一弄,我需要倒一百多萬,這算是什么事?感覺自己這回算是被‘白嫖’了一把。”老飄表示,完全沒想到拍拍貸這么大一上市公司,吃相會這么難看。

去年開始清存量業務的過程中,本來就產生了大額虧損,本指望此處收購能還清債務成功上岸。千萬資金入賬的夢早已破碎,而且還可能要因此背負大額債務,而為了維持平臺的正常運轉以及律師咨詢等費用,都讓老飄感到資金壓力陡

“我已經將自己的車賣了,現在每一分錢都要掰開兩份花。”老飄告訴消金社,國慶節前,他特意去了一趟上海的拍拍貸總部,想討個說法,但是拍拍貸方面一直有意回避。

老飄找了律師,收集了包括往來郵件、群聊記錄、轉賬憑證等證據,不但要應訴,還要反訴對方。甚至輸了官司后的繼續上訴或申訴,老飄也做好了準備。

“律師告訴我,在沒有合同原件的條件下,證據不充分,打官司勝率預估不到10%。”律師的話,像老飄的心涼了半截,他這才終于真正明白拍拍貸風控和法務的厲害之處。

老飄向消金社提供了所有能收集到的證據材料,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一個事實,股權收購一事屬實。而老飄所提到的合同條款和細節,卻有待合同原件來佐證。而拍拍貸當然不肯拿出原件來。

但連合同原件都拿不到的老飄,還是堅持要把官司打下去。他想跟拍拍貸的風控和法務碰一碰,法律到底站在“法務”一邊,還是真相一邊。

拍拍貸的風控系統叫“魔鏡”,在童話故事里,魔鏡總是掌握著真相,邪乎得很。老飄偏不信邪。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30选五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