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P2P網貸的出路:轉型是引導 退出是消亡

來源:華夏時報| 作者:冉學東 徐曉梅| 2019-10-23 08:12:36| 8952人閱讀| 0條評論
摘要
要么退出,要么轉型,這是當前P2P網貸行業達成的兩個共識。有業內人士分析稱,退出和轉型有一個本質的區別,退出事實上是消亡,轉型事實上是引導,之所以不斷呼吁轉型,可能也是為P2P化解風險給條出路。

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下稱“《意見》”),及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祝樹民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稱“正研究制定P2P網貸機構向小貸公司轉型的方案”都透露了網貸機構的出路越來越窄。

要么退出,要么轉型。這是當前達成的兩個共識。

“退出和轉型有一個本質的區別,退出事實上是消亡,轉型事實上是引導,之所以不斷呼吁轉型,我覺得可能也是為P2P化解風險給條出路。”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轉型牌照化

“牌照化”成為當前的主思路。

“網貸機構從信息中介轉向信用中介,嚴格遵守金融持牌經營的鐵律。”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在談及祝樹民的講話時對本報記者坦言。

當前,監管層針對P2P行業下發了眾多文件,總體上監管趨于嚴格,愈加細化。

《意見》的下發,“最重要的是把一些原來不明確的明確了”,尹振濤還指出,第二是提高了監管的標準,增加了違法違規的成本;第三比較重要的是非法經營罪,以往P2P的案例從來沒有定性為非法經營罪,主要是非法集資或集資詐騙,事實上這等于非法經營罪,然非法經營是一個公司的集體行為,之前的集資詐騙等主要是個人行為,兩者有本質的區別。

《意見》第一條就提到:違反國家規定,未經監管部門批準,或者超越經營范圍,以營利為目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擾亂金融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此條明確了非法放貸的范圍,其中“未經監管部門批準”顯示了放貸必須要相關監管部門批準才可以,即放貸牌照化,且不具備放貸資質而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即被定性為非法經營罪。

之后,那些沒有放貸資質的現金貸以及民間借貸將被取締。目前,具有放貸資質的機構有持牌消費金融、銀行以及小貸公司等。

P2P要想放貸也只能轉型,且監管已經明確了轉型方向。今年初,互金風險專項整治辦公室、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辦公室共同發布的《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簡稱“175號文”)為網貸機構轉型指明了三條出路:轉型為網絡小貸公司、助貸機構或為持牌資產管理機構導流等。

當前不少P2P平臺已經轉型助貸業務,而監管尚未發布更加細化或統一的標準,但從近期下發的諸條文件可以零星看出,對于助貸業務的監管只會越來越嚴格。《意見》指出,為從事非法放貸活動,實施擅自設立金融機構、套取金融機構資金高利轉貸、騙取貸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擇一重罪處罰。目前一些頭部平臺已轉型助貸業務。

而從175號文和祝樹民稱“正研究制定P2P網貸機構向小貸公司轉型的方案”等都在鼓勵P2P轉型網絡小貸。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共有網絡小貸牌照300張。

在網絡小貸牌照有限、監管暫停批設網絡小貸公司的情況下,歐陽日暉認為P2P轉型的網絡小貸的路徑有兩種:一是新設。如果要新設網絡小貸公司,有關部門可能會修訂《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銀監發〔2008〕23號),省級政府金融監管部門根據自己的情況修訂和出臺監督管理辦法。完成這個工作以后,才有可能新批網絡小貸公司。二是通過股權方式與小貸公司合作。轉型為小貸公司還取決于地方金融監管局的需要,已有的小貸公司是否滿足了數量的要求,市場是否已經飽和。

P2P轉型網絡小貸并不容易。

“首先是網絡小貸牌照比較難申請,其次我覺得一個最大的問題在于杠桿率和自有資金,無論哪種網絡小貸本質都是小貸公司,原則上只能用機構資金和自有資金,不能使用個人資金,而P2P是募集個人資金,類似于債權眾籌,這也是一個本質的區別。我覺得轉型最大難點在于兩種模式的改變,能做P2P的不一定能做好網絡小貸。”尹振濤如是說。

加之,今年9月,中國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表示,已計劃對網絡小貸實施差異化監管,目前正在研究制定全國統一的網絡小額貸款監管制度和經營規則,將提高準入門檻,引入分級管理模式。

但也并不是沒有希望,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曾發文指出,“網絡小貸分級落地,為頭部P2P轉型網絡小貸掃清障礙。如果能拿到一張分級后的全國網絡小貸牌照,頭部P2P還是有動力配合轉型的。對已上市平臺,從備案前景不明的P2P變身全國性網絡小貸,也能最大范圍內降低對其市值的影響。”

說到底,無論是轉型助貸,還是轉型網絡小貸,對于頭部P2P來說相對有利,更多的中小型P2P平臺則選擇清退P2P業務。

清退

自2007年6月中國第一家網絡信用借貸平臺——拍拍貸成立以來,網貸行業已經發展長達12年的時間,零壹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月底,6309家網貸平臺只剩下621家,90%已經死亡,而這個數字還會繼續下降。

目前,隔三岔五的就有P2P平臺宣布清退P2P業務。前有陸金服,后有網信,一些頭部平臺紛紛良性退出,隨之而來的是P2P行業迎來“清退潮”。

2015年下半年,P2P行業開啟監管大門,從行業指導意見到合規指引,平臺的合規之路逐漸明晰。引導“良性退出”被監管層定位為P2P行業當前的主基調,逐步推動不符合“一個辦法三個指引”的機構良性退出。祝樹民表示,今年以來,停業網貸機構超過1200余家,大部分為主動選擇停業退出,還有許多P2P 網貸平臺正在準備良性退出。

祝樹民還表示,自P2P整治工作開展以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區已經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做法。部分地區因地制宜,已經實現全部良性退出。

10月15日,央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在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發布會上表示,將穩妥有序推進合規網貸機構納入監管的工作,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同時,包括北京、廈門在內的6個地方網貸監管試點相關工作已經啟動。

這意味著,網貸行業合規備案時間表進一步明確,監管試點也迎來實質性進展。未納入試點的網貸機構,未來將逐漸轉型或退出。

但能達到監管試點要求的網貸機構又能有多少呢?

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網站公告稱,湖南省內的24家網貸機構沒有通過合規驗收,予以全部取締。緊接著,18日,山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稱,將取締省內不合格的網貸業務,而目前山東省內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月底,山東省共有30家網貸機構。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底,四川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通告稱,前期開展P2P網貸業務的38家機構擬退出P2P網貸業務。有異議的機構或相關人可在通告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向屬地網貸風險整治部門反映,無異議的機構在公告結束后依法退出P2P網貸業務。

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底,按照省/市來看,運營平臺數量列于前十位的分別是北京、廣東、上海、浙江、山東、湖北、福建、安徽、江蘇、河北,網貸機構數量依次為147家、124家、59家、38家、30家、24家、23家、21家、19家、17家,合計占全國網貸機構總量的77.71%。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網貸行業
  • 網貸政策
  • 平臺動態
  • 網貸研究
  • 互聯網理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1/1
                相關推薦:
                小貸公司互聯網化 網貸平臺借道網絡小貸轉型捷徑難走通 網絡小額貸款公司監管 2017網絡小貸牌照名單:廣東省網絡小貸牌照公司盤點 愛學貸母公司與盈盈理財聯合成立網絡小貸公司 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風險專項整治實施方案 小貸公司整治方案下發:要求重新審查網絡小額貸款經營資質 網絡貸款小額貸款公司 網絡貸款小額貸款公司名單 網絡貸款小額貸款公司經營范圍 小額貸款公司和網絡借貸的區別在哪里 團貸網合作方鴻特科技擬5億設全資網絡小貸公司 網絡借貸騙子橫行 找小額貸款公司要多長心眼 網絡小貸監管收緊 網貸平臺轉型路被堵 網絡小貸監管趨嚴 網貸平臺轉型之路被堵 網絡小貸公司 網絡小貸款公司 廣州 網絡小貸公司 網絡小貸公司資質 網絡小貸公司排名 重慶網絡小貸公司
                30选五开奖结果今天